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
 
更多>>
 
伊人必读|鹭岛风物——清洁工孙小莲

来源: “伊人必读”微信订阅号  发布时间为:2015-01-30  共被阅读:2067 次   [返回上一页]


 
  原创专栏欢迎投稿,我们没有稿酬,但这里有很多人读你,或许还有一两个人读懂你。  
  【清洁工孙小莲】
  文 / 楼巍

  清洁工,就是扫大街的。在这个城市中的无数清洁工中,有一个名为孙小莲的,下半夜天没还亮就得起床了,她穿个蓝色带黄条条的工作服,裤腿用橡皮筋一扎,推上改造过的“边三轮”自行车(边上是个垃圾箱)。这车子的辐条掉了几根,发出“咔哒咔哒”的声音。
  她生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女儿,想慢慢地推车,结果声音反而更响了。三十三岁那年她生了个女儿,第二年就离了婚,女儿归她,今年已经三岁半了,老是感冒发烧,刚才起来大哭了一场,现在哄睡着了。这小东西儿撅着肉嘟嘟的嘴巴,好像很不满于母亲的早起。
  孙小莲负责一条街道的卫生,这条街两边都是海鲜摊,外地来的游客就爱上这一带吃饭。这可苦了孙小莲了,游客们爱乱扔垃圾!这些游客打扮入时,勾肩搭背,神气活现,摆出一副“我是游客我怕谁”的架势(反正这儿没人认识我,哼哼……),把奶茶杯子、快餐盒子、吃烧烤的竹棍子、矿泉水瓶子、烟头等统统往地上扔。
  有时会下小雨,淅淅沥沥的,掉在地上的榕树叶子湿漉漉的,孙小莲穿了个雨衣,身上是干的,眼镜却模糊起来了。对了,刚才忘了说,孙小莲是先天视力差,总戴副厚厚的眼镜,戴眼镜的清洁工可不常见。
  扫帚发出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,她喜欢这个声音,喜欢湿漉漉的榕树叶子,喜欢榕树的气根在风中摇曳,喜欢清晨那干净而潮湿的柏油路,喜欢街边小店蒸出的第一笼馒头散发的香味。人们大多瞧不起清洁工,但她挺喜欢这个工作。这里的小店老板也喜欢孙小莲,其中有一个茶叶店的老板特别喜欢她。孙小莲一停车,响两下铃铛,那老板就冲出来,亲自把自家门前垃圾桶内的垃圾倒在“边三轮”里边。这老板姓谢,头上已没几根头发了,是个鳏夫,整天穿个脏兮兮的丝绸睡裤,他长得又黄又黑,干瘪干瘪的,还有一对鱼泡眼,眼皮老耷拉着。
  他的真名谁也不知,大家都叫他“谢了顶”。
  说实话,孙小莲也挺喜欢这老板的,他长得不好看(甚至有点难看),但实诚,说话幽默,挺让人开心的,不像她前夫,长相倒不错,但是整天想着发财,一个工作刚做几天,说不干就不干了,老是勾着个头,在家坐着泡茶,让人看了就窝火!
  谢了顶最近老对别人说:“你看那孙小莲,长得白白净净的,一副知识分子样,怎么能当清洁工呢?”别人都明白他的心思,但想揶揄一下谢了顶,就说:“人家长得白白净净,你呢?回去,先撒泡尿,然后把头伸过去,照照,活脱脱就是一个奥巴马!”
  大多数的人,特别是谢了顶的家人和朋友,有这样一种看法:“你是本地人,有车有房有户口,要真和她结了婚,不怕被人笑话?你今年还不到五十岁,以后机会有的是。”这些人的想法比较猥琐,他们的意思是:你玩玩是可以的,和她结婚可就不行了。
  谢了顶一直在犹豫。妻子前几年病逝了,但岳父岳母还得常走动哇,过年过节送点茶叶什么的,他们会怎么想?自己的老爸老妈又会怎么想?
  有一天下午,孙小莲下了工,骑上车准备回家,骑着骑着,发现后面跟着一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白狗。这小狗白白胖胖的,两条腿又特别短,远远看去,就像一个毛线团子。这毛线团子摇晃着两瓣肉嘟嘟的屁股,坚持不懈地跟着,以为自己能跟前面这位好心而面善的大姐一起回家呢。
  这小狗真可爱!孙小莲也很想收留它,但想起不知哪张报纸上说过婴儿和小狗不能一起养,说婴儿会得一种什么病。她停下车,把狗往回赶,但是,过了一会,它又跟上来了。她看它一眼,它便一边跑一边可怜兮兮地嘀咕两声。
  没办法,她只好停下车,把小狗赶进一条又窄又深的小巷子。她装作捡石头,把狗吓出老远,心想这回它应该不会跟上来了,就转身疾步走了。
  刚骑上车,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那小狗又跑出巷口来了,这时边上开过来一辆“大奔”(街道挺狭窄的,开那么快干什么?),把小狗碾了一下。那小狗真可怜啊,它痛得在地上打滚、扭动,鲜血染红了身子,把地也染红了一大片。它嘴里流着血,还发出呜咽的哀鸣声。大奔开出几十米远,一个商人模样的秃顶中年人钻了出来,他仔细看了看汽车前保险杆和轮子,遂上车走了。
  两个放学回家的小学生看到了这一幕,难过地哭了。边上的大人们却觉得她们很奇怪(到底是谁奇怪?)。
  过了一会,小狗安静下来了,它不动了,它死了,它和世上很多弱小而无助的生命一样,悄无声息地死了。但是它们的痛苦是真实的,在临死前,它们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呀,它们的眼睛最后看到的这个世界,这些车流,这些屋檐,这些行人的冷漠的眼睛,难道不会因为生命的痛苦而带有一种特殊的意义吗?
  这时从远处开来一辆中型货车,那司机看到了死去的小狗,但无动于衷,一脚油门,车子把死去的小狗整个压扁了。孙小莲默默地清理完小狗的尸体,转过身,吐了。回到家,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,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又亲。
  孙小莲决定不干清洁工的活了,她去单位辞了职(反正是个临时工),找了一个饭店,端盘子去了。后来,这饭店扩大经营,开了分店,孙小莲当上了分店的领班,最后当上了大堂经理。她穿着白色的衬衫,外面是得体的工作服,衣服上挂了一块金色的名字牌——“大堂经理,孙小莲”,还戴着一副无框眼镜,戴眼镜的大堂经理并不少见。她说话细声细语,再加上那清秀而白净的模样,那些很难伺候的顾客们就吃她这一套。
  于是,孙小莲变成了“孙姐”。
  孙姐心里其实挺喜欢那个谢了顶的。后来,孙姐还去他那买了一斤“金骏眉”,谢了顶还是那副邋里邋遢的样子,见了孙姐,他低头不语。两人只是喝茶,有话没话地说个几句。那以后两人再也没有见面。
  在走之前,孙姐帮他把店里店外都打扫了一遍。


[ 回到顶部 ]    

返回首页 | 精品推荐 | 出版社简介 | 订购说明 | 友情连接 | 购书篮
© 2000-2009 鹭江出版社总编办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1648号
电话:0592-504 6666 传真:0592-504 6666-170 E-mail:5058932AT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