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
 
更多>>
 
伊人必读|鹭岛风物——林老师的苦恼

来源: “伊人必读”微信订阅号  发布时间为:2014-11-28  共被阅读:1693 次   [返回上一页]


 
  【林老师的苦恼】
  文 楼巍

  某大学中文系的林老师最近有点苦恼。
  苦恼的原因有两个:一是城管在小区外面搞了一个岗亭,终日有人驻守,搞得附近的小摊小贩消失无踪,人们买不到新鲜的瓜果蔬菜,非得绕远路去菜场或超市买,而那里的东西着实不便宜;二是楼上在搞装修,林老师本来就有点神经衰弱,晚上睡不踏实,一有什么响动就会惊醒,因此午后非得睡一觉,现在电钻、电锤的声音弄得他白天根本无法入睡。
  他这几天一直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中。一大早,孩子上学去了,爱人也上班去了,今天又没课,本是读书的好时光,但林老师刚翻开书,一看到“惟草木之零落兮,恐美人之迟暮”就眼皮打架,正想躺下休息一会,空调管道外面便传来了“唧唧喳喳”的鸟叫声,好不烦人!
  林老师气呼呼地搬了条凳子,趴上去一看,原来几只小麻雀在他家放空调管道的墙壁孔里安了一个极其迷你的“安乐窝”呢。看着那几个小小的脑袋转来转去,林老师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温柔而暖烘烘的情感。他连忙从椅子上跳下来,从厨房里拿来一个勺子,装上剩饭,想把勺子伸进空调孔里喂麻雀,结果那几只小鸟不领情,“嗖嗖嗖”地飞走了。
林老师把剩饭装在空调孔里,心想:反正你们晚上还会回来,这饭你们照样能吃到。
  书是看不成了,索性下楼买菜去,但转念一想,小区外的小贩子不是全被城管赶跑了吗?这才想起来,那个卖豆腐的“老于头”,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了。这老于头为人热情,终日笑眯眯的,林老师每次都会请他抽根烟,闲扯两句。这老于头似乎有特异功能,他说他每天只睡五个小时,半夜三点就起来做豆腐了,虽然辛苦,但人却很精神,冬天的时候还穿件灰色的中山装。人家做豆腐都用很多石膏,老于头放得少,所以他的豆腐口味不错,每天都以“售罄”告终。小区里的人都说,老于头的豆腐“有豆腐味”。想到这里,林老师的嘴巴自动地砸吧了两下。
  还有那个山东汉子,他每天开个小货车,拉一大车蔬菜来卖,那蔬菜新鲜又便宜,都是些大路货,什么荷兰豆、豇豆、四季豆、胡萝卜、土豆、洋葱、西兰花、番茄之流的,但是那番茄吃起来有番茄味,那胡萝卜一刨皮,就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胡萝卜味,洋葱只要一切开,林老师马上就泪眼婆娑。这汉子把菜摆好,迅即从驾驶室里摸出两瓶酒,每天都把脸喝得红彤彤的,眼睛是血红的,喝到后来,不仅帐算不清楚,连舌头都开始打结了:“一共九块……九块三,你给了我二十,找你……你……十块三毛。”
  别人问他:“你喝多了吧?算错了!”
  “嘿嘿,嘿嘿,”他指着身旁一个塑料钱箱说,“找钱……你自己去找吧。”
  林老师心想:平时不觉得,现在这些菜贩子走了,还真不方便,昨晚剩下了一碗粉蒸肉,中午凑合着对付一下,下午再去买菜吧。
  中饭一过,林老师照例往床上一躺,睡意就像混凝土一样把他的脑袋给浇筑了起来……忽然,楼上传来“突突突”的巨响,原来楼上的电钻又开始工作了。
  前面说了,林老师神经衰弱,如果刚睡着被吵醒,那就再也睡不着了。想到自己有这么个毛病,林老师先是觉得委屈,后来越想越气,最后简直要七窍生烟了。他抱定大吵一架的决心,气鼓鼓地上楼去了。
  把门擂得震天响也没用,里面的人哪还能听得见呀。过了半天,门终于开了,原来里面的人在敲地板、撬瓷砖,搞得灰尘漫天的,房间里就像装了一大团浓雾。浓雾中渐渐地出现了一张苍老的脸:这装修工五十岁上下,戴个安全帽,还戴副口罩,不过即使是这样,他的耳朵、鼻孔里也全是白色的粉尘(鼻毛上也沾满了白灰),里面还走出来一个同样装束的女人,脸上也全是白灰。
  不知为何,林老师的怒气消失了,方才要“大吵一架”的坚定决心,现在只剩下一道模糊的痕迹了。
  “才几点钟?现在就打电钻?楼上楼下都要睡觉,下午两点半以后再打嘛!”
  “对不起了,”老装修工说,“喏,就剩下一点点活了,想早点干完,现在天黑得早啊。”
  林老师进去一看,活确实已经干得差不多了,就剩厨房里还有一面墙的旧瓷砖没撬掉。他还看到厨房的地上放了一个电饭锅(散着热气)、一瓶辣椒酱、一碗酸萝卜(剩下没几根了)。
  “你们就吃这个呀?”林老师问道。
  “还没吃呢,想把这些瓷砖撬完再吃。”女装修工说。
  “两点半以后再打吧,我不上来,别人也要上来说的。”说完,林老师走了。
  一到下午五点,大风就开始刮起来了,看得见的塑料袋、废纸,还有看不见的灰尘,都在空中旋转、飞舞着,这大风吹得人们走路都明显费力了很多。疲惫、萎靡不振的林老师终于决定出门去买点菜了,在从菜场回来的路上,他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躲在小区的角落里。那角落里还放着两个移动玻璃橱窗,一个写着“洪濑鸡爪”,一个写着“王记卤肉”,面对面地摆着,一盏路灯同时照亮了那两个橱窗中几乎一模一样的货色。原来,城管在小区外面赶人,这几个小贩就躲在小区里面偷偷地卖东西(他们可能没有其他的营生了)。这个办法好,即使城管过来了,他们还可以把车子一推,屁股一拍,继续打游击。
  “林老师,今天有好料啊。”两个兴奋的小贩异口同声地喊道。
  林老师是想买点下酒菜了,因为他决定今天晚上喝点酒。喝点酒,才好睡觉嘛,但是该问谁买呢?两个小贩都不容易啊……他终于有了个主意。
  “有猪头肉吗?每人给我切半斤。”
  “好咧!”两个小贩都麻利地行动了起来。
  吃完饭,喝完酒,洗完碗,林老师有点犯困了,他点燃一根烟,心想:这下,晚上应该能好好睡一觉了。
  他爱人问道:“老林,昨晚剩下的那碗粉蒸肉呢?这么一大碗,你不会中午一个人全吃了吧?就你那脂肪肝。”
  林老师指了指楼上,气定神闲地说:“我端给楼上的装修工吃了,嘿嘿嘿……”

  本专栏为鹭江出版社伊人必读公众号原创专栏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  回复关键词,
  获取小伊精选“鹭岛风物”往期美文:

  回复“021”,鹭岛风物 | 两个茶壶的故事
  回复“022”,鹭岛风物 | 少年家书
  回复“023”,鹭岛风物 | 土楼疗养院
  回复“024”,鹭岛风物 | 两种鱼的故事
  回复“025”,鹭岛风物 | 两段海公寓躲着
  回复“026”,鹭岛风物 | 带有秋意的“赫尔曼黑塞全集”

  欢迎订阅、分享,
  伊人必读投稿及合作邮箱:
  yirenbidu@163.com


[ 回到顶部 ]    

返回首页 | 精品推荐 | 出版社简介 | 订购说明 | 友情连接 | 购书篮
© 2000-2009 鹭江出版社总编办 版权所有 闽ICP备08101648号
电话:0592-504 6666 传真:0592-504 6666-170 E-mail:5058932AT163.com